伯索亮相2020中国民办教育科技峰会暨校管家5感恩

更新时间:2020-06-09 02:25  
 

  在2020校管家中国民办教育科技峰上,伯索云学堂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徐勰以《教育机构OMO升级,八大实战案例解析》为主题进行了演讲分享,非常具有借鉴意义。以下是分享的主要内容,希望可以给您带来一些思路或启发。

  2020年开头,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影响了各行各业。就教育行业来说,传统线下机构受疫情的倒逼, 全行业紧急转型在线化;小机构大批倒闭,中等机构利润受损,大型机构增长放缓。危机与机遇并存,也是这场疫情,使OMO成为行业普遍共识,把教育行业3年5年甚至更长时间去走的OMO升级之路,在几个月内就几乎完成了整个行业形态的转变。

  2014年前后拍照搜题算是先驱者,比如猿题库、学霸君、作业帮等;到14、15年的O2O,像轻轻家教、疯狂老师、跟谁学都是属于 O2O这个细分场景的典范;再到近几年,人工智能大数据也进入教育行业,一些自适应的学习平台应运而生,类似题库测评、AI测评等。

  传统线下机构其实也在积极探索,这几年的线下双师模式,像学而思、新东方等教育大拿都投入了巨资,也研发了比较好的产品,打破了地域边界和师资限制,给学生提供了更好的学习资源。至于在线年开始,VIPKID、掌门一对一、gogo kid等纷纷入局教育市场,在线学习模式被炒得火热。

  不同的产品,不同的业务模块,探索一直在持续,但2020年之前,OMO领域尚未真正定性,大家都在结合科技、结合互联网摸爬滚打着前进。

  突发的新冠疫情,就像一只超级黑天鹅,小小的病毒影响到了各行各业,甚至是每一个个体的生活。这只“黑天鹅”造成了全球停摆,但在教育行业也在一定意义上促成了OMO的升级,原本有可能需要3年5年才能完成的转型缩短到了一个月。

  疫情带来的变动,不仅给了传统线下机构,也给了整个教育行业一个信号:这是一场以线上授课为起点的教育转型,而且不可逆。

  5月14日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的一段话更是坚定了这个信念!吴岩司长明确表示说,“我们再也不可能、也不应该退回到疫情发生之前的教与学状态。”

  融合了“互联网+”“智能+”技术的在线教学已经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和世界高更教育的重要发展方向。本次在线教学规模之大、范围之广、程度之深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和全球范围内的首次实验。

  当时代的洪流滚滚向前,如果不想被抛弃,传统线下机构往OMO的转型之路,就应该且必须一往无前的走下去。

  伯索云学堂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徐勰在直播分享中给OMO进行了一个完整的诠释。

  “如果认为一堂线上直播课就是OMO,那就太浅了!传统线下机构想要抓住机遇,真正转型OMO,就需要认清这是纳入机构战略规划的重要部分,是线上线下深入融合,是围绕课前、课中、课后全场景的业务闭环,是所有环节留存数据的统一管理只有重构才能实现真正的OMO。”

  伯索云学堂结合自己8年的产品研发和行业服务经验,给机构们提供了一套完整的在线教学全场景解决方案。以“教研备课”为中心,利用“互动直播课堂”完成课中教学的场景;再辅助以“在线答疑”、“在线作业批改”、“微课”等功能,可以链接课前和课后场景;同时可以上架至“在线网校“呈现给我们的学生和家长,满意即可实现在线支付,完成交易环节。总结来说,就是从“课前-课中-课后-支付”这样的一个完整的OMO业务闭环。

  同时因为线上的属性,决定了我们很容易抓取到学生的学习过程和数据,这些学情又可以反过来推导和支持机构的一些管理改进,来支持老师在教学方案上的优化,来支持家长轻松同步孩子的学习状况。机构的所有动作、教学成果都可以数据化、可视化,大大提升了办公效率,也更轻松获取家长的口碑满意度。

  后疫情时代,线下开始慢慢复课,当疫情完全结束之后,大多数业务回归线下时,传统机构还可以结合哪些业务模块来完成线上OMO的升级之路?

  接下来,我们将以8个机构的典型案例,解析后疫情时代传统线下机构转型OMO模式的升级之道!

  内蒙古胜利教育,是华北地区的一家龙头机构,在疫情之前就对OMO模式进行了的探索。

  他们的诉求是希望把所有的课程内容构建好,老师在线下上课的时候可以直接登录、直接调取,伯索云学堂的【教研中心】功能就极为匹配他们的需求。

  老师提前在【教研中心】上传课程内容,登录伯索云学堂的教师端账号就可以直接登录调用并进行授课,这样可以集中整个学校的教研力量,提升个体老师的教学品质,也大大便捷了老师的工作效率。

  内蒙古胜利教育是把伯索云学堂【教研中心】的功能运用到了线下课堂场景,另一家区域龙头机构江苏书人教育则更偏重于线上课堂,江苏书人教育是江苏本土的一个万人大校,它从2017年开始与伯索云学堂进行全面合作。

  【教研中心】功能在整个教研优化环节的使用,他们是这样做的:首先是老师通过教师端上传备课课件;然后教研中心的负责人通过管理端去打磨和筛选老师的教研内容,并进行修改优化定稿后再次上传,这样整个学校对外的教研课件模板都可以完全统一;老师在线上授课时,直接调取【教研中心】的内容就可以了,这样一个从备课、磨课、定稿、使用的全教研环节都能在线上直接完成。

  上海东方童画,是一家知名的少儿美术教育绘画专业培训加盟机构,机构可以采购他们的教材和课程,服务对象遍布全国,很多都是万人大校。那么,做为一个和伯索云学堂一样服务于行业的To B公司,上海东方童画是怎么使用伯索云学堂的平台呢?

  它有自己完整的教研内容,在内容得到合作双方确认和授权后,便可通过伯索云学堂的教研平台对教研内容进行一体化,从而化繁为简,和他们合作的机构老师不需要繁琐的登录多个APP去调取不同的内容,只要以一个账号一键登录伯索云学堂后台,就能轻松调取东方童画的课程和教材,大大提升老师的使用体验感。

  同一个功能可以适配不同的使用场景,伯索云学堂的全场景解决方案的魅力也就在于此!

  河南晨钟教育是河南地区培训教育龙头企业,2017年与伯索云学堂达成战略合作。截止2019年6月,晨钟教育拥有直营分校133家,在职员工1500余人,年培训学生达25万人次。

  因为疫情的原因,线下课不能进行,晨钟教育就把原先的线下课程全部迁移到线上,通过线上课去完成课程的交付,以此完成课销,最终晨钟寒假班的线%。对机构来说,课消就是费用,就是留存,晨钟教育这一举动大大降低了疫情的负面影响,也留住了可能流失的家长群体。

  广州明师教育是华南地区教培巨头,2018年就开始利用【直播课堂】功能研发了基于线下课体系的线上平行课程“互动小班课”。这相当于在不冲突的情况下,给了家长另一个选择,只要他们认可明师教育的品牌,条件允许就上线下课,条件不允许还可以上线上课,从而达到线上与线下业务并驾齐驱。因为之前有成熟的经验,在面对疫情时,明师教育顺利应对,疫情期间明师的在线小班业务学员满意度达到了96%,整体寒春续费率超过了81%。

  江苏常州的利玛窦教育是一家偏重于学生英语能批提升的英语教育品牌,在常州一个五百人口的城市也能实现年营收一个亿,利玛窦对OMO的模式也运用得非常好。他们基于自己的线下课程,通过借鉴一些在线VIP口语外教的业务,研发了一个在线口语课,使用自己的外教老师。不仅可让现有学员去购买课程,实现提升营收、增加学员粘性;同时也可以充分利用外教老师的资源,提高人效比;还可以利用现有学员实现口碑拓客,可谓一举三得。

  利玛窦的做法对一些区域性机构还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利用自己本土的优势和线下积累的教学经验而研发的线上课程,如果我是家长,肯定选择看得见摸得着体验过的线下机构,而不是类似VIPKIDS这种纯线上平台。

  厦门阳光彼岸教育集团一直以来服务就做得非常好,每一个学生都会有专门的服务群,所有的服务老师都会在群里面一对一的去做,但带来的问题是老师工作量加大,当一个老师的学生数量到达一定数量的时候,就非常不堪重负。在研究了伯索云学堂产品后,学校利用【作业、微课】等功能,针对共性问题提前录制好,后续便可重复使用,解决了该机构老师的工作效率问题,使其服务更加贴心,续班率再创新高。

  河南洛阳佳音英语是从另一个层面来做服务的,作为一个万人大校的机构,洛阳佳音英语曾一度因为学生请假而确认不了课消,以及学生请假后重新跟家长约时间进行一对一补课的问题而头疼,他们在研究之后,采用了伯索云学堂【录播课】的功能有效解决了课消问题。提前把一些课程录制好,在每一周上完课之后,就把录制好的课程发给学生进行课后观看,学生就算缺勤也可以通过观看线上录播课完成学习,确保学习进度。

  佳音英语也是做完市场调研,精准设计好每一个环节才去执行,反而家长的认可度非常高!这里也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点,缺勤主要是因为家长或者学生的自身原因而造成的,所以用录播课这样一个形式去解决问题,家长在心里层面是可以勉强接受的,而且缺勤也并不是常规现象,录播课重复会看的优势可以适当弥补;

  第二点,可以在线去设置一些权限,当时佳音英语是设置了一周的回看时限,给出的理由是下周就要上新课,在上课之前需要把前面的内容完成才不会影响,这样家长就会督促孩子在一周内按时完成课程,这可以让家长从侧面感受学校对于学生学习进度的重视和教学上的“较真”。

  当然,这也不是一招鲜的方法,一对一的业务因为本身单价高,互动性要求强等特质是不太适合的,请各位校长和老师慎用。

  现在疫情已经慢慢平复,后疫情时代,复课之后,课堂内的场景主要还会在线下去完成,也是很多家长所认同和希望,但是课前课后呢?好不容易留住的学员,在周末上完课之后,周一到周五的时间完全没有粘性,就很有可能被在线机构给抢去了!

  周一到周五的时间,我们可以利用伯索云学堂的六大功能,进行课后复习、作业辅导、增值小班课、课前预习等全方位服务,用OMO业务闭环牢牢去“圈住”他们。这样做不仅是对学生学习的负责,提高客户满意度,在客观上会形成一个针对竞对的时间壁垒:学生没工夫去体验其他家的课程、也就降低了流失的概率。所以,我们认为OMO不仅仅是直播,而是一个完整的一个业务闭环!

  最后,再跟大家聊一聊行业,2019年上半年,教育部等六部门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出台,规范对象面向中小学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实施的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活动。国家对于线上业务的规范,分为两部分:业务运营和技术平台。业务运营针对教育机构,技术平台针对第三方服务平台。就技术平台这一块来说,需要两个资质:“全国校外线上培训管理服务平台审核备案”以及“教育部教育App备案”。

  伯索云学堂具备了这两个备案资质,同时支持护眼功能、家长监督等教育部8号文规定的产品功能要求,为使用用户提供了极大的保障。

  伯索云学堂作为一家专注于教育领域的高科技公司,成立八年来,致力于缔造在线教育全场景解决方案。我们努力去做好服务机构和行业的角色,当机构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一定是您身边最好的服务伙伴。就像这次突发疫情,我们同时服务了10000+教育机构和学校,确保每一个合作伙伴都能平稳完成线下业务到线上的迁移,携手共度难关。

  疫情结束后,我们也希望能够在更多的场景下通过不断的迭代和优化,去帮助机构解决更多的实际问题,不辜负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也不辜负每一个伙伴的信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