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法巡回讲堂企业复工复产中的法律问题解析

更新时间:2020-08-05 11:21  
 

  问:疫情期间导致的工期延误、停工损失、施工成本增加等,是否可以认为属于不可抗力而免除企业的违约责任?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都对不可抗力进行了规定。根据上述规定,不可抗力的最关键特征就是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不能克服,一般表现为影响合同履行的时间,既包括自然力量,如地震、水灾、冰冻灾害等,也包括社会异常事件,如战争、暴乱等。不可抗力的设置目的在于免除因不可抗力导致客观无法履行民事义务的民事责任,属于形成权,只要通知对方即可,不仅适用于合同法律关系,而且适用于侵权关系中。但需要明确的是,不可抗力一般不适用于金钱给付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第7条规定:“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导致承包方未能按照约定的工期完成施工,发包方请求承包方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承包方请求延长工期的,人民法院应当视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对合同履行的影响程度酌情予以支持。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导致人工、建材等成本大幅上涨,或者使承包方遭受人工费、设备租赁费等损失,继续履行合同对承包方明显不公平,承包方请求调整价款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根据公平原则进行调整。”从上述规定可知,此次新冠疫情导致的工期延误、停工损失、施工成本增加等,可适用公平原则予以调整。但需要说明,在不同案件中仍要结合违约情形与疫情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等因素综合考虑企业的违约责任。

  问:复工复产后,企业陆续通过诉讼方式对之前未收回的工程款进行主张,对于建设工程款的优先受偿权,在调解中是否有必要予以确认?

  答:建设工程款的优先受偿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中有明确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6号]中也对建设工程款的优先受偿权的优先性、包含内容、行使期限进行了进一步明确。此外,最高人民法院曾于2008年2月29日对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7]执他字第11号《关于对人民法院调解书中未写明建设工程款有优先受偿权应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的复函》,该复函载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一种法定优先权,无需当事人另外予以明示。该函是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对人民法院调解书中未写明建设工程款有优先受偿权应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所作出的答复,因此,人民法院在调解书中未明确建设工程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并不妨碍权利人申请行使其优先受偿的权利。但是,建议企业在调解过程中对于优先受偿权一并确认,如果调解书中未确认,在执行过程中行使优先受偿权可能存在障碍。

  问:复工复产后,因有些债务人已申请破产,企业作为债权人向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债权,但个别的破产管理人迟迟不推进破产工作,企业该如何寻求救济途径?

  答:根据法律规定,破产管理人是由人民法院指定的全面接管破产财产及印章资料并负责对其进行保管、处理和分配的专门机构。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受人民法院、债权人会议和债权人委员会的监督。破产案件中,如果管理人存在不作为,不能依法、公正执行职务或者有其他不能胜任职务情形的,债权人的救济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债权人会议可以向申请人民法院更换管理人。《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债权人会议认为管理人不能依法、公正执行职务或者有其他不能胜任职务情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更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债权人会议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申请更换管理人的,应由债权人会议作出决议并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申请。二是在管理人未依照本法规定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的,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情况下,债权人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要求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

  问: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发现部分甲方为规避风险而成立项目公司,但项目公司的注册资金远远低于其所承接的项目造价,是否可以认为滥用法人独立地位并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答:法人的独立地位最主要体现在有独立的法人财产方面,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但是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逃避债务的行为并不少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了公司股东应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如何判断股东是否存在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的行为,主要从资产是否混同、组织机构是否混同、主要人员是否混同等方面认定。但需要注意的是,谁主张谁举证,主张股东滥用法人独立地位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

  讲座结束后,参会人员就企业在经营过程中遇到的法律问题与法官进行了积极的交流与探讨,对俞凯欣法官的专业水平给予了高度评价。通过此次活动,丰台法院用实际行动助力营商环境优化,服务企业复工复产,达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